主页 > 行业新闻 >

获取不同的故事感和价值表达

时间:2018-01-02 13:36

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
  于蕾最先找到的是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,那是2016年年底。因为时间的各种不凑巧,等见上面,已经2017年三四月份。于蕾告诉单霁翔对于九个博物馆的选择和节目模式,基于他们最初的考虑,是想以东南西北中各选一家博物馆,形成九宫格,能把博物馆绘成一个中国版图,甚至已经物色了新疆的文物和故事。
 
  于蕾兴奋地讲完点子,单霁翔接话道,2010年时,几大部委公布了一项中央与地方共建的国家级重点博物馆的项目,首批有8家,这期可以做这8家,之后做做民族地区博物馆、墓葬博物馆。于蕾一想,正好可以做到2020年紫禁城六百年。
 
  随后,节目组的大批团队成员轮流到八大博物馆调研,让每家博物馆提供10件文物。于是就这么定下了首期的博物馆选择。回去之后,团队在办公室墙上挂满了90件文物的图片和资料,挑选之后再回去与博物馆一一商量。
 
  博物馆的考量角度和节目组的选择方向并不太一样。博物馆希望推出制作工艺最精美的那些文物,最后几乎每家都给出了一件青铜器,而节目则需要不同年代的文物,获取不同的故事感和价值表达。
 
  “我们之前的这一类偏综艺的节目都是收藏类的,就是鉴定文物真假和判断价钱,那是一个特别物化的层面。”于蕾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“在这个节目里,永远谈不到真假和物质价值,我们谈的就是精神层面的表达。而且要让观众认知,不是金的、玉的才有价值,它摆在博物馆里最大的价值是它背后的人文精神。”
 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
热门文章 更多>>